专访“为坐而设计”发起人
江黎:
大赛目的是改变设计现状

媒体专访

转自:搜狐焦点家居网

前言
      第7届“为坐而设计”大奖赛暨国际设计院校作品邀请展,于2016年3月1日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正式开幕,本届展览由中央美术学院主办,由北京视觉高精尖创新中心联合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共同承办。“为坐而设计”是国际原创设计实物赛展,以“坐”的行为方式为核心进行实验性设计研究,在以往十五年的时间里,大赛活动立足学术,思考设计本源,树立起了良好的品牌效应,具有广泛的学术和社会影响力。

      搜狐焦点家居作为第7届“为坐而设计”大奖赛暨国际设计院校作品邀请展,深度合作媒体,对本届大赛展览进行了详细的报道,同时,对 “为坐而设计”发起人,第7届“为坐而设计”策展人之一、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教授江黎,进行了专访。

专访内容:

     【搜狐焦点家居】:第7届“为坐而设计”展览开幕式和“发展的智慧”论坛活动都已经顺利结束,您觉得本次大赛组织的如何?是否符合您的预期?


     【江黎】:比赛最初的时候,是因为感觉中国设计教育挺落伍的,做产品设计大家都在学3D建模,画效果图,原来还手绘,后来就用电脑的软件,呈现的方式都是在一个平面的角度考虑问题。
这个展览目的,就是想改变设计教育的现状,设定比赛必须是实物来参赛。


      奥运会那个阶段,国外对中国的当代设计、创意设计,根本就看不到创意,产业是复制别人的,都是复制的产品,但是他们想要中国的原创设计,找这样的一些项目一起展览,他只能从这里挖掘原创设计产品,通过这个大赛找到中国原创设计的产品。


      过去我们都自己做,学校支持的很少,自己的经费找朋友赞助坚持下来的,一年坚持下来不容易,他们都说你太不容易了,不容易就在这儿,能坚持这么一个主题,而且每一个主题都要求有一定当下的社会性的设计。绿色设计是2005年的时候,那时候奥运,口号是绿色北京、文化北京和科技北京,我们把绿色作为一个方向提出来。第二次是户外,那一次正好做大型的规划,户外做园林需要很多公共的座椅,都是很丑没有设计的,我们那一次做了那么一个主题,全是户外家具,那时候因为我们跟奥运场馆,奥运公园做过项目,我们也做了很多设计,以那个做了一个很广泛的,因为那时候社会确实需要。


     【搜狐焦点家居】:那我们今年的设计主题是什么呢?


     【江黎】:今年没有主题,上一届是“坐与长者”,中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了,每一届都会考虑到当下社会问题做一个主题,有的是比较学术性的,像“坐与其他行为”,这是一个很有挑战性的设计主题。今年没有设这个主题,因为已经延续了这么多届,都是有主题,大家思维都会按照这个主题的方向做创意,我们还是想大家真的从坐的行为再回过来考虑设计的问题,而不是椅子那样设定。


     【搜狐焦点家居】:“为坐而设计”大赛是隔一年举办一次吗?


     【江黎】:基本上隔一年,但也不是那么绝对。2002年是首届, 2005年第二届,首届做完了以后大家觉得这个特别好,社会反响也挺好,外地很多学校的老师也说你那个太好了,应该坚持,到2005年的时候工作室的研究生一起,做了第二届,后来,第三届得到朱晓杰的支持,之后每一届都有一个支持的人。


     【搜狐焦点家居】:你是这一次的策展人,同时也是评委,在一百多件作品中,哪一件作品是让您印象最深刻?之前看您对“生长在墙上的一把椅子”投了两次票。


     【江黎】:对,我觉得创意很好,安在墙上可以暂时靠一靠,这种设计理念在我们的思路里比较少。
我比较关注设计的创意点,金奖作品,没有投票,我觉得样子还可以,但是从设计创意角度,功能性和结构这一块儿是非常常规的一种做法。相反,最佳创意奖,真的有创意,不是一般人能想出来的。


      银奖“巢椅”和“竹·翼”也不错,都是工艺上的一种解决方式,竹子能这么解决一个工艺也是非常有创意的。蜂窝粘的那个也是一个思路,也是一种创意方式,也许不是很实用,但是它有亮点。


     【搜狐焦点家居】:创意与使用价值、商业价值,二者是否矛盾?


     【江黎】:不会考虑它的矛盾、冲突问题,创意肯定是最开始的一个想法,或者在实验过程中的一个东西,它不能成为最后的商品。它能够在市场上推广,让大家使用。你先得有这个创意,如何让他能够形成产品、商品,这个过程需要有一个深化的过程。


      这些作品能直接当商品进入市场,不太可能,可能一届下来就一两件、两三件可以,最早第一届、第二届,邵帆也是参赛的,第一届、第二届他都得了奖,直接属于艺术品式的就卖掉了,就会有人收藏他,他做的非常完整,而且有自己的概念,那时候参赛他已经是很成熟的艺术家了。


      “最佳创意奖-共鸣气球椅”,每次有人坐在那,就担心不安全,那是需要深化的,但是他的创意点非常有意思,而且他做出来了,可以体验。


     【搜狐焦点家居】:大赛进行了七届,像中国一个星期七天是一个轮回,未来大赛发展的方向有规划吗?


     【江黎】:还没想过,有高精尖进入到项目里,在规划上现在还没有太想好到底怎么样弄,下一届到底怎么样弄,我们先静一静,每一次都要想这个题目也要很长时间,不是一拍脑袋就出来了,得想到底什么样的题目或者什么样的形式做,也许下一次不是单纯这样的题目,这也有虚拟技术,到时候还得再讨论。


      【搜狐焦点家居】:谢谢。